网站首页 考研资讯 英语资料 数学资料 语文资料 逻辑资料

自杀成潜伏于大学生间的无形杀手 生命该如何教育
时间:2017-11-07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admin_xen_666  点击量:

  大学生死课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孙庆玲

  秋天,是草木凋零的季节,也是自杀的多发期,又被称为“自杀季节”。近期产生于太平洋东岸的留学生自杀事件更为这季节添了几分寒凉。

  在本应意气风发的年纪选择停止自己的生命,让人疑惑,也让人痛惜。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首份寰球预防自杀报告显示,每年有80多万人死于自杀,约每40秒钟死去一人。因此,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阅历自杀带来的丧亲之痛或受此影响。值得注意的是,自杀已成15~29岁职员中的第二大死因,也成埋伏于大学生间的无形杀手。

  自杀,于大学生而言,或因一时莽撞冲动,或是一次负能量蛰伏已久的致命暴发。这些年来,关于大学生自杀的讨论未曾间断,高校为防止此类事件也不断寻找新的解决方法。而今,有这样一些人,在高校中,在课堂上,尝试引导大学生探寻生命的实质,办法不尽相同,有的深入,有的幽默,方向却是一致,即让生命远离“自杀”陷阱。但与其说是远离“自杀”,不如说,我们也是在面对如何“活着”。

  “不如化悲哀为饭量”

  “有人失恋后因爱生恨,跳楼解决自己或手刃对方,酿成很多悲剧。因失恋而痛苦能够理解,但我教你们一招,不如化悲痛为饭量。”在武汉大学的一堂“形势与政策”课上,王怀民特地留出半小时来讲“失恋自杀”。

  他顿了顿,弥补:“武大有这么多食堂,各有特点。当你想解决自己或对方时,先告知自己一定要把武大的食堂先吃个遍再动手,这或许需要一周。到时,你再看看自己是否还很冲动……”

  还没等他讲完,台下的学生已笑声一片。在王怀民看来,自杀的原因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活着很难,自杀是所谓的“摆脱”;另一种是“就是死给你看”,自杀是一种率性的行为,这种情形多发生于青年之中,“因为年轻人对生死并没太多感悟,如果再给他三五天,也许就不会这样极端”。

  “真的就这样讲给学生吗?你不要激动,不要走极端,要沉着?学生听得进去吗?”在高校工作了20余年的王怀民在与学生频繁“交手”中,慢慢摸出了本人的门道:“95后学生的一个广泛特色就是不喜欢老师说教,实践性内容不易记忆,但但凡情境化、可视化的东西,他们不需怎么动头脑就能想起。那我们就必需转变语言样式,用简略、适用、有趣的语言表述比较严肃的话题。”

  把一些人生道理带上日常的课堂,又把课讲成幽默的“内涵段子”,这位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自嘲在“段子手”的路上越走越远。但这招他屡试不爽,总能赢得学生的额定“青睐”。然而,裹在看似轻松的“段子”之中的,是老师的“低姿态”,也是为人师者的那份人文关怀。

  “有时学生并不在意你讲了什么,重要的是谁在讲,重要的是让学生喜欢你。”正所谓,亲其师信其道。王怀民认为,“只有让学生感到到你在心理上与他们亲近,你所做的工作才可能对得上门路,这需要下些功夫。”

  他把这“工夫”归纳为4个字,即人文关怀,“做学生工作的老师不是简单地照本宣科、照章办事,而是要思考和琢磨,尽可能补上学生成长中所欠缺的内容,如亲情、友情、物质,尽可能在日常关心、服务学生,革除极端事件发生的泥土”。

  树立生命的链接

  而华东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学张麒所以为的性命教导,并非是“灌‘鸡汤’或去表述活着的重要,而是要让学生清楚在生活当中就是有许多痛苦,只有学会见对苦楚和死亡,他们才干去追求幸福”。而他,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
  哧啦一声,张麒忽然撕了手中的7幅学生画作。

  学生目瞪口呆。

  此前,他曾让每位学生以自己所懂得的生命为主题作画,并把学生进行分组,每组需推选出组内最优秀的一幅画作,然后再群体从中进行评比。现在,张麒手中只剩下学生评比出的全班最优秀的一幅画作。

  学生从刚刚的惊奇中回过神儿来,情感开端变得激昂,由此举引发的探讨也不断进级,变得剧烈,这堂华东师范大学的生命教育课俨然已成一次关于生命的争辩。不少同窗表现自己很活力,甚至有人难过落泪。

  而当画作被撕的挫败感渐渐散去,该校应用心理学大三学生王雅忱开始明确张麒此举的“套路”:“老师要我们评比画作,但实在怎会有唯一、固定的标准来权衡哪幅画更好呢?在很多的比赛、评选中也一样,我们经常只重视成果,而疏忽了过程,比方大家一起画画的过程、成长的过程,即使不胜利,这个过程岂非没有意义吗?”

  “很多人都说这没有必要,不好也不必撕掉,因为这些画是他们用心画的。但我要用这种行为去刺激他们,来隐喻日常生活中会涌现你的尽力不被认可、珍惜这种现象,在课堂上浮现这样一种价值摩擦,然后去讨论这个矛盾。”在张麒看来,生命教育不是一种课程的讲授,而是一种亲身休会,一次自我认知的过程。

  对于90后、95后,张麒认为这种自我认知更有必要,“以前人们可能活一辈子也不会问为什么活着,但是现在的孩子很小就开始问我为什么活着,问活着的意义。但当下社会处于调整、倏地变化中,对于年青人来说,这种意义不是很难找,而是很凌乱、迷惑,很多孩子只是活在别人的等待中,好比90后常在网络虚拟世界中展示自己的好,但往往展示越多越恐怖,越不敢真实面对别人和自己。”

  然而生命的意义并非别人所能赋予,只能自己去寻找。

  “对很多人来说,很多时刻是生不如死的。所以我们的生命教育不仅是让他们活着,而是让他们找到生活的意义,让他们可以理解痛苦。”为此,张麒在2015年开设了这门生命教育课,后面向全校开放,成了学生眼中的“另类课堂”。

  蒙眼走路、绳索套人竞赛、钉子游戏等不断刷新着课堂,也刷新王雅忱对生命教育的认知,“这门课也许没有让我背下几个定义、熟记几个学派,但在课堂上的各种互动中会思考很多,让我成长,这就是生命教育的意义吧”。



上一篇:2018国考报名数据:山东报名人数破5万[6日16时]
下一篇:没有了

关于我们  友情链接:
个人工程硕士学习网站(www.kaogct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 闽ICP备10000094号-7